憶弟二首

[唐] 杜甫
喪亂聞吾弟,饑寒傍濟州。人稀吾不到,兵在見何由。
憶昨狂催走,無時病去憂。即今千種恨,惟共水東流。

且喜河南定,不問鄴城圍。百戰今誰在,三年望汝歸。
故園花自發,春日鳥還飛。斷絕人煙久,東西消息稀。
作品賞析
原注:時歸在河南陸渾莊。

  《唐書》:陸渾縣,屬河南府。又伊闕縣有陸渾山。【顧注】公乾元元年六月,自左拾遺出為華州司功。冬晚,間至東都。時安慶緒棄東都而走,河南已復,故公得暫往洛陽故居。此詩乃二年春作也。

  喪亂聞吾弟,饑寒傍濟州①。人稀書不到,兵在見何由②。憶昨狂催走③,無時病去憂,即今千種恨,惟共水東流④。

  (公至東都而憶弟也。上四,嘆亂后分離。下四,傷亂初奔散,輾轉相憶,故憂結而成恨。憶昨二句,乃十字句法。謂自昔奔走以來,憂弟而病,無能解去也。洛陽在西,濟州在東,故愁恨與水而俱東。)

  ①《后漢書》:饑寒道路。《唐書》:“濟州,屬河南道,天寶十三載廢濟州,以所管五縣入鄆州。【邵注】濟州,,即今山東濟寧州。②《漢書·韓信傳》:然則何由。③《易林》:“狂走蹶足。”《楚辭》:“狂顧南行。”王逸注:“狂,猶遽也。”④《呂氏春秋》:“水泉東流,日夜不休。”

  其二

  且喜河南定,不問鄴城圍。百戰今誰在①,三年望汝歸。故園花自發②,春日鳥還飛。斷絕人煙久③,東西消息稀。

  (此申上章所憶之意。上四,望弟歸鄉,承前“兵在見何由”。下四,望弟音書,承前“人稀書不到”。洛陽初定,故轉憂為喜。花鳥空存,則喜處仍憂矣。鄴城之戰,關于河北存亡,曰不同者,以初見家鄉為幸,故不暇計及耳。花發鳥飛,即濺淚傷心意。)

  ①梁戴暠詩:“將軍一百戰。”②何遜詩:“獨守故園秋。”③曹植詩。“千里無人煙。”葛常之《韻語陽秋》:老杜寄身于干戈騷屑之中,感時對物,則悲傷系之,如“感時花濺淚”是也。故其作詩,多用“自”字。《田父泥飲》云:“步覆隨春風,村村自花柳。”《遣懷》云:“愁眼看霜露,寒城菊自花。”《憶弟》云:“故園花自發,春日鳥還飛。”《日暮》云:“風月自清夜,江山非故園。”《滕王亭子》云:“古墻猶竹色,虛閣自松聲。”《宿白沙驛》云:“萬象皆春氣,孤槎自客星。”古人對景言情,各有悲喜,而自不能累無情之物也。
-----------仇兆鰲 《杜詩詳注》-----------
相關詩詞
1
[南北朝]
何遜

《與胡興安夜別》

居人行轉軾,客子暫維舟。
念此一筵笑,分為兩地愁。
展開全文
露濕寒塘草,月映清淮流。
方抱新離恨,獨守故園秋。
收起
頂部
湖南体彩幸运赛车官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