沁園春·詩不窮人

[宋] 陳人杰
詩不窮人,人道得詩,勝如得官。有山川草木,縱橫紙上,蟲魚鳥獸,飛動毫端。水到渠成,風來帆速,廿四中書考不難。惟詩也,是乾坤清氣,造物須慳。
金張許史渾閑。未必有功名久后看。算南朝將相,到今幾姓,西湖名勝,只說孤山。象笏堆床,蟬冠滿座,無此新詩傳世間。杜陵老,向年時也自,井凍衣寒。
作品賞析
【注釋】:
我國古典詩歌寫“憂愁”的作品尤其多,詩仿佛是詩人走投無路的象征。鐘嶸在《詩品序》中自“至于楚臣去境,漢妾辭宮”以下,列舉了六種人們的痛苦遭遇 ,這些遭遇給人帶來的痛苦 ,都要憑借“陳詩”“以展其義 ”、“長歌”“以騁其情”。這樣才能使“窮賤易安 ,幽居靡悶”。鐘氏把文學創作與作者的不幸緊密地聯系在一起,于是使得一些平庸俗氣的士人認為文學著作為不祥之物,并且它會導致災難,即所謂“不有人咎 ,必有天殃”。因此北宋歐陽修曾駁斥了詩能使人窮的說法。
作者受到了歐陽修的啟發,結合自己的感觸,作者寫了該詞,充分贊美了詩人的價值,表現出一代文人的廣闊胸襟和非凡的自信。
“詩不窮人 ,人道得詩,勝如得官。”作者起句指出詩并不使人“窮 ”,有人說得到優美的詩句勝于得到好官呢 !這里是化用唐鄭谷《靜吟》“相門相客應相笑,得句勝于得好官”句,作者對鄭谷語是充分肯定的。詞的開篇就以簡潔、明快的語言,把作詩和作官對立起來,以詩人得詩勝于得好官來充分肯定詩人的價值,反映了古代文人投身詩文創作的執著追求和對此的真切熱愛的語言。“有山川草木,縱橫紙上;蟲魚鳥獸,飛動毫端。”此四句化用上述歐陽修之語,言詩人胸中蘊藏著廣闊的世界,筆端能驅使山川草木、蟲魚鳥獸 ,萬事萬物都將進入詩篇。這里的“縱橫”和“飛動”兩個詞語非常生動傳神,把郁郁蒼蒼的山川草木和生機勃勃的蟲魚鳥獸表現得十分淋漓盡致,勾勒出豐富多彩的藝術形象世界 。“水到渠成,風來帆速 ,廿四中書考不難。”“考”,吏部每年對官員考核,任滿一周年為一考。中書即中書令,是唐代中書省是最高長官,為宰相。唐中葉時郭子儀,累官至太尉 、中書令,封汾陽王,號“尚父”,權傾天下,其中為中書令之時間最長,得二十四考。這些不僅為世俗的目光所仰慕,即使在正統史家看來也是難能可貴,可是作者用“水到渠成,風來帆速”兩個淺而生動的比喻,說明們的累至高官,其實并不難,只不過是時會所致而已。名垂千古的忠臣良將不過如此,其他平庸之輩便更不在話下了 。人們所說的 ,作者如此用筆 ,目的還在于反襯詩人之難得 ,并進一步把為官和作詩來進行比較 。作官,什么才難呢?作者答道: “惟詩也,是乾坤清氣,造物須慳。”“清氣”指俊爽超脫豪邁之氣 ,曹丕在《典論·論文》中指出:“文以氣為主 ,氣之清濁有體,不可力強而致。”他認為文章根據作者氣質不同,分清濁二體。這里作者把秉沉濁之氣者排出詩人行列,認為詩是天地間清氣的集中表現,因此,造物者是不愿輕意給予的。言外之意是詩才難得,只有超脫了世間的庸俗氣息才能得到天地間清氣,寫出清澈的詩篇。作者將寫詩與天地間的傳揚之氣緊密相連,實則指出詩人乃得天地之最精而生,可謂將詩人價值推崇到極致。
過片又從世間權貴不足貴說起。“金張許史渾閑,未必有功名久后看 。”金日石單、張湯的后代,世為貴顯,與外戚許氏、史氏交好,是西漢宣帝時的四大家族,他們或是高官,或是貴戚,都曾權傾一時,為人們所羨慕,作者則認為極為平常,他用“渾閑”二字 ,將這些當時大人物一筆抹殺 。的確,在當時炙手可熱的人物未必有什么對社會、對人類有益的“功名”,他們隨著時光一起消逝是完全合理的。“算南朝將相 ,到今幾姓;西湖名勝,只說孤山。”這一韻把歷史上的權貴和歷史上的詩人作了生動的比較 。“南朝”指宋齊梁陳,都建都于建康,偏安江左,所以故稱南朝。當時將相多為腐敗衰朽的高門士族,王、謝、瘐、顧幾大姓之間輪流執掌國政。他們當時都曾不可一世,可是到今天有人們對豪門貴胄記憶頗少,這里(包括上韻的“ 金張許史 ”)說的雖是古代的權貴,實際上指南宋王朝的權貴奸佞如史彌遠、賈似道一類的人,他們或是已死,或正在氣焰囂張,世人為之側目 ,作者認為他們遲早要被人們所唾棄。與此相反,那位宋初隱居于西湖孤山、妻梅子鶴的詩人林逋,雖然他也沒有什么“功名 ”,但因為他不趨慕富貴,寫下許多清麗的詩篇,因此被人們永遠記憶,他的居住之地也成為西湖名勝,給湖山也增加無窮的魅力詞人贊美創造精神財富的詩人,極力貶低富貴榮華,功名利祿,抒發詞人蔑視權貴的激憤之情。到此作者意猶未盡 。“象笏堆床,蟬冠滿座,無此新詩傳世間”。“笏”為古代官員上進所執之手板,唐玄宗時崔承慶一家 ,滿門高官 ,每歲家宴之時,其子婿畢至,“組佩輝映 ,以一榻置笏 ,重疊其上”。后多用以形容官僚子弟為高官者眾多,清代有傳奇名《滿床笏 》。“蟬冠”,漢代皇帝侍從官員所著之冠以貂尾蟬文裝飾 ,后來成為顯貴之代稱 。此二句言貴族之家盡可安排自己的子弟占據高官要職,傳給他們財富權勢,但卻不可能給他們以濟世的才華。他們不會有傳世的詩句流傳在人間,他們無法創造精神財富。寫到這里,作者充滿詩人的自豪感,因之,他舉出了最能引起詩人驕傲的杜甫 ,“杜陵老,向年時也自,井凍衣寒 。”這位詩國的圣人 ,精神財富創造者的巨人,他為人們留下無比豐厚的精神財富,他終生關注國家和人民的疾苦。可是他自己卻常為饑寒所困,一子一女凍餓而死 ,自己最后也死于貧病交加 。作者所舉出的詩句是杜甫被安史叛軍困于長安之時,至德元載(756 年)之所作,他無衣無食,寫下了這篇著名的《空囊 》。其中有句 :“不爨井晨凍,無衣床夜寒。”與杜甫同時的有多少橫行一時的“ 五陵年少”、公侯卿相,乃至風流天子,但他們不都如過眼煙云為人們所遺忘了嗎?可是這位當時只“留得一錢看”的詩人卻能以他美妙的詩篇,在宋代就受到普遍的尊敬(宋有人將杜甫比喻為集大成的孔子 ),成為眾多詩人的欣慕的凱模,作者用這位詩國的權威壓倒了世間(封建社會 )以富貴勢力為支撐的權威 ,使全詞達到高潮 。詞至此戛然而止 。這三句不僅和詞的起韻相照應,也表明作者最尊崇的詩人是愛國憂民的詩人。
這首《沁園春》表達自己對詩歌作用的見解,論述詩人的地位,同時又抒發了自己在饑寒窮困中堅持創作的執著之情 ,詞人貶斥權貴反襯出作者的堅定,全詞充滿了為詩歌創作的獻身精神,表現出“貧賤不能移”的豪情。詞的基調高昂,激越氣勢磅礴,筆意跌宕。作者把詩人和權貴反復對比,層層深入,權貴越來越遭貶仰 ,“二十四考中書”的郭子儀真正是國家的功臣,平安史之亂,拒吐蕃入侵,勛勞卓著,而“金張許史”則半是功臣,半是外戚,但這些功臣也只是忠誠于漢室,和安邦定亂關系不大,這比郭子儀就差了許多,而南朝將相則多腐朽不堪,能定國安邦者少而又少,列“家笏”、“蟬冠”指那些借祖先蔭庇而騰達的紈绔子弟,這些人更不足掛齒;用于對比的詩人,則從一般的詩人到隱逸山林的林逋,再到杜甫,逐級提高,更為鮮明地突出了主題,安排可謂匠心獨運。與表現內容相適應,作者用詞頗為恰當精準,對郭子儀這樣的功臣 ,只言達到也“不難”,只要客觀條件具備 。對“金張”等人則用“渾閑”,表現了作者對他們的輕視。對“南朝將相”則用了一個“算”字 ,有“何足算也”之意。對貴族子弟則一筆否定。由此看來,此詞的修辭雖然樸素、通俗易懂,但卻富于表現力。
相關詩詞
1
[唐]
杜甫

《空囊》

翠柏苦猶食,晨霞高可餐。
世人共鹵莽,吾道屬艱難。
展開全文
不爨井晨凍,無衣床夜寒。
囊空恐羞澀,留得一錢看。
收起
頂部
湖南体彩幸运赛车官网